以前寫的,仍然沒有答案

-----------------------------
昨天又看了一次藤原薰的思考少年,我最愛的漫畫之一
其中一篇feeling每次看都會哭

學鋼琴的男孩和學聲樂的女孩是青梅竹馬
男孩不但有作曲的天份,還"看得到音樂"
只要握著他的手,也能看到音樂的樣子
小時候和他一起看著音樂的女孩因此也進入學習音樂的領域
富有音樂奇才的男孩總是能指出女孩自己無法察覺到的歌唱缺點
然而漸漸長大的他們已不再一起牽著手看音樂了

女孩知道男孩在作曲,想用曲子描繪"理想的女性"
女孩不知道男孩的心意,也許是嫉妒?也許是渴望?思慕?
她偷了男孩的樂譜,卻在路上出了車禍,為了保護樂譜而受傷失明

男孩再度牽起女孩的手,帶她坐到鋼琴旁邊
女孩哭著說不想聽,就算牽著手,她也什麼都看不見了
男孩一手牽著她,一手談琴,問"妳懂嗎?"
女孩愣住了
最後的畫面是女孩自己的影像溫柔地微笑著
張開雙臂讓驚訝的她靠在懷中

每次看到最後我就會哭
不是為了"終究男孩是愛著她"的這種老梗
女孩看不到了,但她是不是能從音樂中就感覺到那個音樂就是她自己呢?
將她摟在懷中的,安慰她的,不只是男孩,不只是音樂,不只是男孩創造的音樂
更是她自己!

在各種恐懼,各種缺陷中,我最害怕的就是失明
我很愛很愛用眼睛看,看這個世界
很怕瞎掉,又忍不住一直重度用眼
要是再也看不到東西我大概會沮喪到不想活
即使還聽得到音樂,看不到仍然會讓我無聊到想死
也許會一直睡,祈禱能在夢裡"看到"影像
會有那麼一個溫柔的,微笑著的,堅強的自己擁抱我嗎?
或是會出現一個悲傷的自己想把我掐死?

刺點到底在哪呢?
又想到蟲師動畫第一集,參加蟲宴的女孩正喝著酒,將要加入蟲的世界
忽然的騷動讓蟲宴瞬間消失,女孩如大夢初醒般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地跑走了
卻留下了一個自己的身影在原地獨自垂淚
現實中的女孩長大了,老了,死了,女孩的幻影卻一直沒變

看到這邊我也哭了....
是不是也有個自己被自己遺棄了?遺忘了呢?
從小到大,甚至到老,一直在和自己道別
前一秒的我和後一秒的我是同一個人嗎?
也許比以前進步了?捨棄的是那個自己討厭的我?
是不是變聰明,更有智慧了?還是捨棄了那個真正的我呢?

feeling中女孩的幻影撫慰著失明的自己
蟲師中的女孩丟下她看不到的哭泣著的自己而離去

讓我感傷的,大概是那個"看不到的自己"
當我需要他的時候,我看不到他
當他需要我的時候,我也看不到他
看不到全部的自己,看不到真正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La Noche de Sadyume

sadyu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