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滿喜歡聽古典聖樂,尤其是合唱曲,還有同一題材一再詮釋
這次台北巴赫音樂節首次在台演出全本馬太受難曲,似乎是個難得的機會便衝啦~
基本上....內容我就當作古典版的Jesus Christ Superstar來理解了(毆
受難曲是為了紀念耶穌的受難事跡(被逮捕釘十字架),雖然不是戲劇,但有角色和一些情節
有一位敘事的福音使者(男高音),耶穌(男中音),另一位男中音負責其他角色(猶大,彼得,彼拉多....)(朗誦調)
還有唱曲的的男高音,女高音,女低音~~
擔任朗誦調的三位男歌手都是德國來的,真的好厲害呀...:O(要描述起來很費工夫...懶)
..........

ㄟ......突然不想寫了......等有fu再講完吧....抱歉...;;;



創作者介紹

La Noche de Sadyume

sadyu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QinHuangAHK
  • 是巴哈!今天上課還在讀他的《賦格藝術》其中一首,找subject和answer在哪小節冒出來~(在作品中使用賦格形式的作曲家對合唱團員來說很欠打XD因為會"亂成一團"不知道唱到哪去,像是貝多芬9號、韋瓦第榮耀頌之類的)
    我三月底要去看普契尼的修女安潔莉卡(梅湘+普契尼放在同一個晚上真是太極限了)
    期待你的心得XD
    BTW,我研究所上了(爽),可以在這個學期把小說第一部寫完了!
  • sadyume
  • 我的心得很渣啦~音樂史啦樂理啦都不懂,只是湊熱鬧聽個fu~XD|||
    對賦格的印象...只有莫札特安魂曲的阿們經...好像聖樂滿常用的?

    我三月底要看豔后與她的小丑們,可能還會看殷商王后...
    聽你要去看修女安潔莉卡,讓我也有點心動...@@a
    (最近看表演的開銷要破錶啦!orz)

    恭喜你考上研究所啊!!(拉炮!!!)
    祝你寫論文寫小說都一帆風順啊!!!XDDD

  • QinHuangAHK
  • 說實在我和樂理做朋友也只有大二開始的2年左右,學習新東西永不嫌晚XD...我過去彈了快10年的電子琴對我來說連視譜都不太需要,用聽的聽到背起來樂譜指示檢查有沒有彈錯用的= =。而且市面上最常見的Yamaha教室其實挺常被一些科班出生或是學界的老師批評,說是太注重音感之類的,本人就是在這種絕對音感「篩選」教學下僥倖存活的人,所以聽音樂有時都是聽到一顆一顆的豆芽菜QQ。不過Yamaha(尤其是電子琴教學)對於即興創作的培養還滿值得注意的,他們的教學方式雖然看起來很像"不會走就學飛",但有時教了一堆樂理和作曲方法,遠比不上叫小朋友自己坐上去彈彈看~(我小時候曾在10分鐘內作出一段樂句10種以上的變奏讓老師相當傻眼,還問我媽要不要考慮讓我國中去讀音樂班,小孩子威力真的是無限啊XD)
  • sadyume
  • 看來你也是個小天才啊~XDD
    我的人生已經有太多的坑,也沒什麼天份,對於音樂還是保持麻瓜式欣賞的方式比較好|||b
    有時候聽音樂會聽得很爽,旁邊的人卻皺著眉碎唸哪個樂器哪裡哪裡失誤了,就覺得"有必要這樣嘛?"還滿慶興自己是個木耳XD
    有朋友是學書畫修護的,當他意識到自己去故宮看書畫只顧著看紙面上的裂紋瑕疵,回家大哭了一場|||b
    受過某些專業訓練後感知的層面就不同了,無論什麼技藝,對於技術與情感的追求與兩者間的平衡是一大課題啊....
    在欣賞上我是偏後者的而且相當主觀,再完美精準的技巧若沒有讓我共鳴的刺點,就只是跟火車準點一樣的事件罷了....
  • QinHuangAHK
  • 那種觀眾真的很令人討厭,要批評也用不著在表演時mur給別人聽...
    其實欣賞多半是來自直覺的,對於作品(甚至是一道菜)當下的感觀勝過各種評論,即使看三歲小女孩口齒不清地唱Memory都可能帶來莫名的感動。在音樂所的課堂上老師也有叫我們先不要看譜分析曲式,先感受耳朵聽到該作品時的反應,甚至想看看這樣的作品如果拿來跳舞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思考旋律與身體律動間的關係(雖然我還是想不到要怎麼"跳"馬太受難曲...),這都是科班學生很少有機會體會的,因為我上的是通識XD
  • sadyume
  • 聖馬太受難舞!?我已經在想手腳要怎麼動啦XDDD
    音樂會給我很多聯感,通常多是圖像,顏色什麼的
    其實不只是音樂,在書上還看過教設計與色彩學的大師要學生上課前作體操活動,從肢體運動中體悟"韻律"的概念呢XDD
    有時候在想所有的音樂是不是都存在於一個人類共同的龐大資料庫裡,作曲家只是把資料調出來,因為大家都有一樣的database所以會起共鳴XD
    不過許多人習慣用知識面或用習慣的認知模式(一套小小的資料庫)去感覺,現代教育將藝能科目分化教導....這樣子能欣賞或能表達的幅度就變得破碎狹小了...
  • QinHuangAHK
  • 我常看到一些書籍中說聲音和顏色的聯感是神經接錯條或是嬰兒時期腦部發育尚未完全,但是從我與其他學習音樂美術的同學成長過程的各種經驗來看,其實接觸久了就會把這種聯覺的開關打開(或是說讓它留下來)。
    有時候科學家越想把藝術變成量化的、可以解釋甚至重複製造的現象,會漸漸發現有些東西還時繼續保持神秘好了,但不可以把這個當理由~(經驗:研究音樂聲學的教授們)
  • sadyume
  • 嗯嗯~~~藝術和生命啦神啦一樣是神秘的事情
    藝術被解構的那天就是世界末日吧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